• <i id="exuh3"></i>

      1. 17k小说网官网 > 张浩朱允熥 > 第44章人生赢家

        第44章人生赢家

          因为番茄上不能发感言,只能用章节的形式来表达。

          我睡觉到凌晨三点,上了厕所之后看手机吓我一跳。

          在十万字上推荐的第一天,一下多出那么多读者,评论加起来快三百条,礼物也有很多,还有一千两百多次催更。

          花了一个小时读完这些评论,这些评论几乎没有差评,这真让我诚惶诚恐。

          在番茄开书之前,我问过主编落寞,我的风格会不会受到番茄读者的认同。

          落寞说,只要用心,只要好字,都会得到读者的认可。

          这点我很赞同,我会用更好的字,更努力的态度去回报读者们的喜爱。

          我会努力的用心的,写出一个好故事,不辜负读者们的喜爱。

          谢谢大家。

          另外在这里给道歉,前面的章节的字有些乱。

          我用这个网站本身的码字档,符号总是凑乱,而且错别字助手这个东西也不靠谱。导致了很多时候符号,比如引号是反的,错别字检测不出来。

          wxsy.

          以后我会纠正这一点,更用心的回报大家。

          清晨,4.24. 谢谢大家。

          “用血写孝经,放佛堂里几日就是孝?”

          “拿咱当成啥人,咱是信这些鸟玩意的无知老头子吗?”

          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,弄他娘的这些虚头脑!”

          朱允熥亲自把户部的官员们送出奉安殿,殿后的寝宫之朱元璋的咆哮仍在。

          晚辈为长辈书写孝经,是这个时代比较常用的为长辈祈福的办法。而在历史上,很多诚孝之人,为了在佛祖前更能表达自己的诚意,不惜用自己的鲜血混在朱砂里,边听佛经边写。

          吕氏和朱允熥二人,应该是想用此举,唤起皇帝对他们孤儿寡母的恻隐之心,但是没想到却适得其反。

          他们了解朱元璋只在表面,而不在内心。

          朱元璋是个什么都不信,同时也无所畏惧的人。在他心里什么满天神佛都是狗屁,那都是骗人的玩意儿。

          吕氏大概也是怕了,怕朱元璋病好之后处置于她。可是她忘记了,或者说她没认识到。

          脾气暴躁的皇帝,这一生,从没对家人下过手。

          皇帝这一生,唯一能让他迁就忍让,甚至是受委屈的,只有他的家人。

          如果想处置吕氏,皇帝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处置了。

          这些天黑不提白 不提,显然是皇帝想刻意淡忘了。

          “吕氏一个无知妇人,写这玩意咱理解?允炆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,怎么也信这玩意?”

          寝宫的宫人们,瑟瑟发抖的站着,生怕皇帝迁怒于他们。等到朱允熥进去,顿时无数期盼的目光,落在他的身上。

          “老爷子!”朱允熥扶持着朱元璋坐下,微笑道,“您消消气!”

          “咱,养了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!”朱元璋指着地上的孝经,粗大的手掌有些哆嗦着。

          ”老爷子,二哥也是一片好心!他那人读书读得有些迂腐了,没想到这些,但他的心意也是一片诚孝,没有作假!”

          朱允熥的话有些出人意料,他没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,反而帮着朱允炆说起话来。

          因为他知道朱元璋之所以生气,不是因为孝经,而是因为血,因为听佛经。

          朱允炆的身体也不是那种特别强健的男人,在佛堂里写经书一连几天本身就是耗费心血的事情。

         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做长辈的没有喜欢晚辈玩自残的,哪怕是打着孝顺的名义。

          “对,你二哥你读书读傻了,他想不到。他从小是个孝顺孩子,长辈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朱元璋眯着眼睛,冷笑道,“他这孝经是和他母亲一块写的,嘿嘿,咱这个儿媳妇,还真是会教孩子!”

          朱允熥没有接话,而是默默的蹲下,把朱元璋的脚放在怀,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腿。

          朱元璋的脚很丑,上面满是因为早年生活艰苦留下的痕迹,冻伤的伤疤,硬硬的跟壳一样的茧子。

          “大孙呀!”朱元璋忽然开口。

          “在呢!”朱允熥回道。

          “万一,咱是说万一,将来你当皇帝,对他们娘俩怎么办?”朱元璋看着朱允熥问道,“毕竟,这些年在吕氏的防备之下,你装傻充楞!”

          “呵呵!”朱允熥微微一笑,“爷爷,要是说心里不烦,不厌,是假话。这些年孙儿在东宫之活得小心翼翼,生怕惹恼了母妃。可是......”

          说着,换了一条腿继续揉你,“可是她毕竟是我父亲的妻子,是我兄长和弟弟的母亲,一家人血浓于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!该就藩的就藩,该荣养的养,孙儿一个大老爷们,总不能连这点肚量都没有吧!”

          朱元璋欣慰的点点头,问了这句话之后,他心有些忐忑,生怕自己意的未来储君,说出什么让人不寒而栗的话。

          “对,对!”朱元璋笑道,“你奶奶活着时候长说,家和万事兴!”

          说到这,朱元璋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对朱允熥小声问道,“咱再问你,假如,假如你当了皇帝。万一,咱是说万一,你那些叔叔们惹怒了你,忤逆你,或者干脆大逆不道了,你咋弄?”

          心微微有些激动,但是朱允熥的手继续按捏着老爷子的双腿,抬头笑道,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他们如果有罪,朝廷自然会论罪。真是要是大逆不道了,就削去爵位圈禁,他们的爵位选其贤能的子孙继承!”

          “好好!”朱元璋又连连点头。

          “皇爷爷!”朱允熥的手慢慢停下,对着老爷子一笑,“如果真有那天,孙儿的手上,不会沾咱们朱家的人血!”

          “好孙子!”朱元璋的大手,抚摸着朱允熥的头顶。

          可是朱允熥的心却是一声叹息,老爷子哪里都好,就是人老了对儿孙放不下。那些他没在意的儿孙也就罢了,可是那些从小长在他身边的,已经成年的藩王们,却是他心里的牵挂。

          以朱元璋之雄才伟略,不可能看不出九边藩王对于央的威胁,但是他下不去手。在他去世之后,留给后人一个难以解决的难题。

          再往后的几百年岁月,大明的藩王们已经失去了最初保家卫国的初衷,成为了鱼肉百姓的蛀虫。

          爷孙俩在寝宫小声说话的时候,门外传来些许脚步。

          “陛下,贵妃娘娘来了!”黄狗儿禀报道。

          朱允熥赶紧站起来,到殿外迎接。

          刚刚走出去,就见几位端庄的妇人,带着皇子公主们,浩浩荡荡而来。

          当先一位,五十年纪,微微有些发福,面容端庄又带着慈祥的笑容。

          记忆,关于宫要紧的人物,朱允熥早就复习了一遍。

          此时不敢大意,恭敬的跪倒,拜道,“孩儿参见惠妃娘娘!参见贵妃娘娘!”

          朱允熥是皇帝的嫡孙,在宫除了皇帝和吕氏之外,这些朱元璋的妻子们也都是他的长辈。虽说有些身份低的的嫔妃不敢在皇孙面前托大,但是介个贵妃,朱允熥却不得不敬。

          尤其是这惠妃娘娘,惠妃姓郭,乃是已故马皇后的的幼妹,马皇后虽然是郭家的养女,当时和这个小妹如同亲姐妹一样。

          郭家,就是当初带朱元璋起家的郭子兴家。郭子兴不但把干女儿亲女儿都嫁给了他,郭子兴死后,朱元璋还继承了他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遗产,才能迅速发展壮大。

          “熥哥儿,起来吧!”郭惠妃是个好性的人,见到晚辈都是笑。

          马秀英去世后她执掌宫,她的出身让众妃子不敢不敬,同时她自己子嗣众多,蜀王,代王,谷王都是她所出。

          同时朱允熥又和其他几名贵妃见礼,和那些小屁孩王爷们见礼,本来空旷的奉安殿,因为一下多出这么多人,顿时热闹起来。

          孩子们一来,朱元璋尽管还是板着脸,但是眼神有了笑意。尤其是张美人所生的最小的公主,正是牙牙学语粉嘟嘟的年纪,还有穿着开裆裤的,皇二十子朱楠。

          果真如他自己所说,一见朱元璋瞪眼,咧嘴不敢哭,可是下面却哗啦啦的尿了一地。

          这小子还不知廉耻,尿就尿吧,臭毛病不小,非往趴在地上擦地的太监脸上呲。

          朱元璋刚想发怒,只见他回头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,“父皇,儿臣原来一见您.....就尿裤子.....后来熥哥儿说,男人要尿得高,尿得远....不能尿在自己的裤子里!”

          朱元璋转怒为笑,“臭小子!”

          看到这一幕,朱允熥心里只能说出四个字。

          人生赢家。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539xs.com